1. 首頁
  2. 社會

重慶公交墜江事故議論文

缺乏規則意識只是導致萬州公交車事件的表面原因,根本原因是規則意識背后的規則。江濱之城萬州的一輛公交車墜江,原本人們以為不過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最終發現,竟是一個錯過

缺乏規則意識只是導致萬州公交車事件的表面原因,根本原因是規則意識背后的規則。

江濱之城萬州的一輛公交車墜江,原本人們以為不過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最終發現,竟是一個錯過一站的女乘客與司機打斗,致一車人錯過了一生。

當這個“錯過一站”與“錯過一生”的荒謬落差呈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不得不追問:為什么會這樣?

一些人傾向于認為,公交車墜江只不過是偶發的個案,不該過度詮釋。但“任何自殺事件都是社會事件”,一些個案實際上是社會問題積蓄的后果。該事件引爆網絡后,人們才發現,在公交車上鬧事,與公交司機爭搶方向盤的案件竟然比比皆是。

“糾纏策略”的流行說明,在一定程度上,我們的社會有某些共同的因素,促使這些人在特定情境下選擇這種危險的方式處理和解決問題。有人從冷漠的旁觀者、沖動的司機等角度解釋這個事件,但更多人指向的是“規則意識”。

這些年來不乏不守規則而“作死自己”的案例,人們總結的結果多是呼吁大家要遵守規則,但我們更應思考的是我們為什么缺少規則意識。

因此,推進一步來說,缺乏規則意識只是導致萬州公交車事件的表面原因,根本原因是那些影響人們樹立規則意識的因素,也就是規則意識背后的規則。

影響規則意識的頭號障礙是規則的個人化傾向——只有當規則有利于自己時才遵守,不利于自己時則無視。須知,規則的目的是促進公共利益,即使遵守特定規則在特定情況下可能不利于自己,但長遠來看,總體上是促進公共利益的。

正是因為規則的這一公共屬性,我們要求規則的內容應該公平,不能總是讓一部分人受損,而讓另一部分人受益。規則必須具有中立性,在內容上不應偏袒任何一方。如果說某個人或某個群體遵守規則的結果總是不利于己,這樣的規則必然無法被遵守,我們也不能強求人們對這類規則樹立“規則意識”。

有時候規則的內容是公平的,但執行規則的人卻是偏頗而懈怠的。刑法上有一個基本規律,刑罰的效果并不在于刑罰的嚴厲性,而在于刑罰的不可避免性。對于任何規則來說都是這樣。

規則只有言出必從,規則本身才可能產生效果。當規則被破壞,而執法者不予處理之時,人們就只能訴諸“私力救濟”;或者執法者雖介入處理,但卻有失公允,未能遵照規則處理,人們也將不再遵守規則。

著名法官布蘭代斯嘗有一言:“一個有序的社會,不能僅僅依靠人們對懲罰的恐懼和鴉雀無聲來維系”。規則的最終目的并不在于懲罰,并不是用來嚇唬人和震懾人的。如果這是規則的目的,那么規則必然被扭曲,規則意識必然無法樹立,社會也不可能“有序”。

規則是用來講道理的,是通過規則的制定、執行和遵守,讓規則所載明的道理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成為人們行為、思考中自愿遵循的基本規范,如此這般,規則意識才可能深入人心。作為一個社會隱喻的萬州公交車才可能永不越軌,順利抵達終點。

準備吊起墜江公交 墜江公交是怎么墜江的

28日上午10點左右,重慶市萬州區一輛公交車,在萬州長江二橋橋面與小轎車發生碰撞后,墜入江中。

經確認,墜江公交車為一輛當地22路公交汽車,根據調查訪問、調取公交客車沿線監控視頻,初步確認當時公交客車共有駕乘人員10多人。

經初步事故現場調查,公交客車在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重慶公交墜江事故議論文

中國有多少公交車墜江

這個目前沒有統計,不達肯定不多。

在自媒體這么發達的今天,只要有就會被曝光。

最新的自然是:重慶萬州公交墜江事件。

10月28日10時許,重慶市萬州區一輛22路公交車在行駛至長江二橋時,突然闖入對向車道,與一輛紅色小轎車相撞后墜入江。

事后,當地集中力量開展救援與打撈工作。

10月31日晚間,經過長達4天的救援和打撈,墜江公交被打撈出水,潛水員將已發現的遇難者遺體打撈完畢。

九個數字,回顧公交墜江事件。

22路28日上午10時08分,重慶萬州長江二橋一公交車墜入長江。

重慶警方通報,經初步事故現場調査,系公交客車在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15人重慶警方消息,初步核實到失聯人員15人(含公交車駕駛員1人)。

攝影/ 新京報記者彭子洋3張老年卡公交公司從事故車輛上采集的數據顯示,28日9時52分至9時59分這個時間段里,共有8名乘客上車刷卡,其中3張卡為老人卡,其余卡均為普通卡。

71米應急管理部牽頭的聯合工作組消息,10月28日下午,國家水上應急救援重慶長航隊等單位的專業打撈船采用多波束聲吶,發現一長約11米、寬約3米物體。

經過水下探測、定位,確定為墜江公交車,位于長江二橋上游約28米、水深約71米處。

70艘救援船29日6時,共70多艘船只圍繞公交墜江水域開展搜救。

當日13時,一架可載重60噸的浮吊和有經驗的操作人員抵達墜江現場。

35分鐘墜江公交車位于水下71米(壓力是標準大氣壓的8.5倍)處,超過一般60米空氣潛水極限,需要使用專業氦氧的氣體配比,稍有不慎潛水員將有生命危險。

此外,潛水員在淡水中氦氧潛水作業每次作業最長時間為35分鐘,需要5到6個小時來增減壓,每次作業后需休息24小時。

不足2平方米交通運輸部上海打撈局救撈工程船隊隊長周東榮向媒體介紹,截至29日23時,所有深潛設備均已到達碼頭。

據前期勘測發現,水下環境復雜,有亂石、鋼結構、漁網和亂流等危險因素,潛水員水下可見范圍只有1-2平方米,潛水作業難度極大,而且公交車的翻覆情況不明,車輛結構可能受損,具體情況待潛水員下潛勘測后進一步確定。

9名遇難者遺體30日15時,重慶公交車墜江事故救援人員在位于長江二橋上游約28米、水深約71米處墜江的公交車上,救撈出第7名遇難者遺體,同時還發現2名遇難者遺體。

86小時31日晚,經過4天時間的緊張搜救,重慶萬州墜江公交車被整體打撈出水。

從公交車墜江到打撈出水,整個救援持續了約86個小時。

重慶公交墜江原因 重慶公交墜江真相是什么

10月28日凌晨5時1分,公交公司早班車駕駛員冉某(男,42歲,萬州區人)離家上班,5時50分駕駛22路公交車在起始站萬達廣場發車,沿22路公交車路線正常行駛。

事發時系冉某第3趟發車。

9時35分,乘客劉某在龍都廣場四季花城站上車,其目的地為壹號家居館站。

由于道路維修改道,22路公交車不再行經壹號家居館站。

當車行至南濱公園站時,駕駛員冉某提醒到壹號家居館的乘客在此站下車,劉某未下車。

當車繼續行駛途中,劉某發現車輛已過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車,但該處無公交車站,駕駛員冉某未停車。

10時3分32秒,劉某從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駕駛的冉某右后側,靠在冉某旁邊的扶手立柱上指責冉某,冉某多次轉頭與劉某解釋、爭吵,雙方爭執逐步升級,并相互有攻擊性語言。

10時8分49秒,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距南橋頭348米處時,劉某右手持手機擊向冉某頭部右側,10時8分50秒,冉某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側身揮拳擊中劉某頸部。

隨后,劉某再次用手機擊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擋并抓住劉某右上臂。

10時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側急打方向(車輛時速為51公里),導致車輛失控向左偏離越過中心實線,與對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車輛時速為58公里)相撞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以下是新聞原文,供參考。

11月2日,記者從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原因新聞通氣會上獲悉,10月28日上午10時8分,重慶市萬州區一輛公交車與一輛小轎車在萬州區長江二橋相撞后,公交車墜入江中。

事故發生后,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國家應急管理部、公安部、交通運輸部派員赴渝現場指導調查處置。

市、區兩級黨委、政府組織公安、應急、海事、消防、長航、衛生等部門組建現場指揮部,全力開展搜救打撈、現場勘查、事故調查、善后處置等工作。

現場指揮部組織70余艘專業打撈船只,蛙人救援隊、水下機器人、吊船等專業力量圍繞公交車墜江水域全面開展搜救打撈工作。

事發后,通過細致調查摸排,明確15名駕乘人員身份。

同時克服水域情況復雜、水深70余米等實際困難,先后打撈出13名遇難者遺體并確認身份。

精確定位墜江車輛位置,于10月31日23時28分將墜江公交車打撈上岸。

目前,善后工作正有序開展。

公安機關先后調取監控錄像2300余小時、行車記錄儀錄像220余個片斷,排查事發前后過往車輛160余車次,調查走訪現場目擊證人、現場周邊車輛駕乘人員、涉事車輛先期下車乘客、公交公司相關人員及涉事人員關系人132人。

10月31日凌晨0時50分,潛水人員將車載行車記錄儀及SD卡打撈出水后,公安機關多次模擬試驗,對SD卡數據成功恢復,提取到事發前車輛內部監控視頻。

公安機關對22路公交車行進路線的36個站點進行全面排查,通過走訪事發前兩站(南山岔路口站、回瀾塔站)下車的4名乘客,均證實當時車內有一名中等身材、著淺藍色牛仔衣的女乘客,因錯過下車地點與駕駛員發生爭吵。

經進一步調查,該女乘客系劉某(48歲,萬州區人)。

綜合前期調查走訪情況,與提取到的車輛內部視頻監控相互印證,還原事發當時情況。

10月28日凌晨5時1分,公交公司早班車駕駛員冉某(男,42歲,萬州區人)離家上班,5時50分駕駛22路公交車在起始站萬達廣場發車,沿22路公交車路線正常行駛。

事發時系冉某第3趟發車。

9時35分,乘客劉某在龍都廣場四季花城站上車,其目的地為壹號家居館站。

由于道路維修改道,22路公交車不再行經壹號家居館站。

當車行至南濱公園站時,駕駛員冉某提醒到壹號家居館的乘客在此站下車,劉某未下車。

當車繼續行駛途中,劉某發現車輛已過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車,但該處無公交車站,駕駛員冉某未停車。

10時3分32秒,劉某從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駕駛的冉某右后側,靠在冉某旁邊的扶手立柱上指責冉某,冉某多次轉頭與劉某解釋、爭吵,雙方爭執逐步升級,并相互有攻擊性語言。

10時8分49秒,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距南橋頭348米處時,劉某右手持手機擊向冉某頭部右側,10時8分50秒,冉某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側身揮拳擊中劉某頸部。

隨后,劉某再次用手機擊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擋并抓住劉某右上臂。

10時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側急打方向(車輛時速為51公里),導致車輛失控向左偏離越過中心實線,與對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車輛時速為58公里)相撞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對駕駛員冉某事發前幾日生活軌跡調查,其行為無異常。

事發前一晚,駕駛員冉某與父母一起用晚餐,未飲酒,21時許回到自己房間,精神情況正常。

事發時天氣晴朗,事發路段平整,無坑洼及障礙物,行車視線良好。

車輛打撈上岸后,經重慶市鑫道交通事故司法鑒定所鑒定,事發前車輛燈光信號、轉向及制動有效,傳動及行駛系統技術狀況正常,排除因故障導致車輛失控的因素。

根據調查事實,乘客劉某在乘坐公交車過程中,與正在駕車行駛中的公交車駕駛員冉某發生爭吵,兩次持手機攻擊正在駕駛的公交車駕駛員冉某,實施危害車輛行駛安全的行為,嚴重危害車輛行駛安全。

冉某作為公交車駕駛人員,在駕駛公交車行進中,與乘客...

公交墜江打撈遺體 事故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公交車失控操作在實現出變道沖出了欄桿以下為事件新聞原稿,供參考:10月28日,重慶萬州22路公交車與一輛紅色小轎車相撞后墜入長江,萬州警方通報初步核實失聯人員15人(含公交車駕駛員1人)。

30日下午3時,新京報記者從萬州區委宣傳部獲悉,已成功打撈出第七名遇難者遺體,并發現兩名遇難者遺體卡在車廂中。

截至發稿時,加上前一日已打撈的兩具遇難者遺體,現場已發現遇難者遺體9具。

30日晚,新京報記者從交通運輸部獲悉,根據現場打撈方案,計劃在完成車輛清理和人員打撈工作后,轉入車輛整體打撈階段。

交通部救撈局總工程師潘偉表示,墜江處水流比較急,一旦有潛水員未意識或察覺到的暗流,產生的危害可能非常大。

此外,因為水底渾濁,即便潛水員帶了照明設備,水底能見度也很差。

所以他們主要靠用手觸摸來了解情況,在很小的空間里操作,工作難度非常大。

重慶公交車墜江 多少路重慶公交車墜江

22路以下為事件新聞原稿,供參考:記者從重慶市萬州區公安局獲悉,10月28日10時8分,當地一輛22路公交車與一輛小轎車在重慶萬州區長江二橋相撞后,墜入江中。

當地警方通報稱,該公交車(渝F27085)由萬州區江南新區往北濱路行駛,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橋上時,與一輛由城區往江南新區行駛的小轎車(渝FNC776,車內只有駕駛員)相撞,公交車失控沖破護欄墜入長江,小轎車車輛受損。

經初步事故現場調查,系公交客車在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根據調查訪問、調取公交客車沿線監控視頻,初步確認當時公交客車共有駕乘人員10多人。

目前,小轎車駕駛員鄺某娟已被警方控制,并在醫院接受治療。

相關部門已確定公交車司機已隨公交車沉入江底。

截至當日15時,現場已打撈出兩名人員遺體。

事故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當地警方還通報了涉事車輛的信息,大客車檢驗有效期至2019年9月30日止,小轎車檢驗有效期至2020年10月31日止。

有媒體報道,公交車司機駕齡為24年,2018年沒有扣分記錄。

當地媒體報道,發生事故的橋面距水面約60米,公交車落水的地方水深約70米。

目擊者李先生表示,事發時自己正在橋下釣魚,突然聽到一聲巨響,抬頭看到一輛大巴車沖出護欄掉了下來。

“車子沉入水中的速度太快了,我以為還要漂一陣,結果江水很快就沒過了公交車,看不到了。

重慶公交車墜江 墜江的公交車核實有多少人乘坐

已經核實有3張老人卡,別的還在核實中以下為事件新聞原稿,供參考:記者從重慶市萬州區公安局獲悉,10月28日10時8分,當地一輛22路公交車與一輛小轎車在重慶萬州區長江二橋相撞后,墜入江中。

當地警方通報稱,該公交車(渝F27085)由萬州區江南新區往北濱路行駛,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橋上時,與一輛由城區往江南新區行駛的小轎車(渝FNC776,車內只有駕駛員)相撞,公交車失控沖破護欄墜入長江,小轎車車輛受損。

經初步事故現場調查,系公交客車在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根據調查訪問、調取公交客車沿線監控視頻,初步確認當時公交客車共有駕乘人員10多人。

目前,小轎車駕駛員鄺某娟已被警方控制,并在醫院接受治療。

相關部門已確定公交車司機已隨公交車沉入江底。

截至當日15時,現場已打撈出兩名人員遺體。

事故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當地警方還通報了涉事車輛的信息,大客車檢驗有效期至2019年9月30日止,小轎車檢驗有效期至2020年10月31日止。

有媒體報道,公交車司機駕齡為24年,2018年沒有扣分記錄。

當地媒體報道,發生事故的橋面距水面約60米,公交車落水的地方水深約70米。

目擊者李先生表示,事發時自己正在橋下釣魚,突然聽到一聲巨響,抬頭看到一輛大巴車沖出護欄掉了下來。

“車子沉入水中的速度太快了,我以為還要漂一陣,結果江水很快就沒過了公交車,看不到了。

公交墜江打撈遺體 公交墜江打撈遺體是怎么回事

10月28日10時許,重慶萬州區22路公交車行駛至長江二橋時與一輛小轎車相撞后墜江,重慶消防總隊50名指戰員5輛消防車2艘沖鋒舟已在現場開展搜救,水上支隊及周邊支隊已做好增援準備。

以下為事件新聞原稿,供參考:記者從重慶市公安局萬州分局和長航公安局萬州分局獲悉,目前現場已打撈出在重慶萬州長江二橋公交車墜入長江事故中遇難的兩名人員的遺體。

此外,記者從重慶市萬州區應急辦了解到,現已確定事發時間為28日上午10時左右,從長江二橋沖下墜江的公交車已確定為一輛當地22路公交汽車,車載人數尚待核實。

目前,相關部門已經確定車輛沉入江底,正在組織相關打撈救援。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此前報道:新華社重慶10月28日電(記者陳國洲、韓振)記者從重慶市交巡警總隊和負責打撈的公安部門獲悉,目前現場已打撈出在重慶萬州長江二橋公交車墜入長江事故中遇難的一名人員的遺體。

記者從重慶市公安部門獲悉,現已確定事發時間為28日上午10時左右,從長江二橋沖下墜江的公交車已確定為一輛當地22路公交汽車。

重慶市萬州區委外宣辦官方微博通報稱,墜江公交車水下位置已基本確定,車載人數、事故原因等相關信息正在進一步核實,各項救援工作正在緊急開展。

準備吊起墜江公交 墜江公交發生在什么地方

萬州長江二橋。

以下是新聞原文,供參考。

據重慶萬州區公安通報,28日上午10時許,重慶市萬州區一公交車在萬州長江二橋橋面與小轎車發生碰撞后,墜入江中。

據悉,墜江公交車為一輛當地22路公交汽車,現場已打撈出兩具遇難者遺體。

相關部門已經確定,公交車已經沉入江底,正在組織相關打撈救援。

目前,已有70多艘救援船只到達事故水面開展救援。

小型轎車駕駛員已被警方控制,并在醫院接受治療。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公交車與對向行駛的小轎車相撞后墜江據悉,出事的22路公交車是環線行駛,始發站和終點站都是鞍子壩港口。

當時22路公交車由萬州區江南新區往北濱路行駛。

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橋上時,與一輛由城區往江南新區行駛的小型轎車相撞。

公交車沖破護欄墜入長江,小型轎車車輛受損。

事發地長江二橋中段,道路全寬20米,雙向四車道,設有道路中心實線。

初步調查:公交車越線撞向正常行駛小轎車28日下午5時46分,重慶萬州區公安通報:經初步現場調查,系公交車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初步確認當時公交車上共有駕乘人員10余人。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

應急管理部調派救援力量事故發生后,應急管理部立即視頻連線前方救援隊伍,指揮調度救援工作。

已調派國家水上應急救援重慶長航隊7名潛水員、4名深潛隊員和1名深潛醫務人員趕赴重慶市萬州區公交車墜江事故現場,參與人員搜救等處置工作。

武警重慶總隊也迅速派出執勤第三支隊和船艇支隊三大隊,第一時間趕赴事發水域,實施了江面搜救、現場封控等措施,并啟用了水下機器人、管供式潛水裝備等先進的救援設備進行探測。

現場聲納圖曝光長方形物體疑為公交車此外,相關部門通過聲納設備,已初步確定公交車位置。

救援團隊認為下圖中的長方形為出事的22路公交車。

60噸浮吊已到現場準備吊起墜江公交車記者從四川路橋集團獲悉,四川路橋集團已調派一架可載重60噸的浮吊和有經驗的操作人員抵達墜江現場,準備吊起墜江大巴車。

因大巴車較大,根據大巴車尺寸,工作人員在現場編織了特殊鋼絲繩。

待現場救援指揮部敲定救援方案后,即可展開救援。

截至28日19時,現場有70余艘船舶正開展搜尋救援。

海事部門對上下水船舶進行管控,要求周邊船舶減速慢行,統籌好水面搜尋和通航管理,防止發生次生事故。

數據顯示:7分鐘內8人刷卡上車記者從22路公交車所在的公司獲悉,當地警方已進駐該公司,對車上的人員及隨車的監控數據進行調查。

公交公司相關負責人均未在公司辦公區,公司所有工作人員拒絕采訪。

據該公司從事故車輛上采集的數據顯示,最后兩名乘客上車刷卡的時間為9時59分,均為普通卡。

9時52分至9時59分,共有8名乘客上車刷卡,其中3張卡為老人卡,其余卡均為普通卡。

準備吊起墜江公交 墜江公交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事

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時許。

以下是新聞原文,供參考。

據重慶萬州區公安通報,28日上午10時許,重慶市萬州區一公交車在萬州長江二橋橋面與小轎車發生碰撞后,墜入江中。

據悉,墜江公交車為一輛當地22路公交汽車,現場已打撈出兩具遇難者遺體。

相關部門已經確定,公交車已經沉入江底,正在組織相關打撈救援。

目前,已有70多艘救援船只到達事故水面開展救援。

小型轎車駕駛員已被警方控制,并在醫院接受治療。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公交車與對向行駛的小轎車相撞后墜江據悉,出事的22路公交車是環線行駛,始發站和終點站都是鞍子壩港口。

當時22路公交車由萬州區江南新區往北濱路行駛。

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橋上時,與一輛由城區往江南新區行駛的小型轎車相撞。

公交車沖破護欄墜入長江,小型轎車車輛受損。

事發地長江二橋中段,道路全寬20米,雙向四車道,設有道路中心實線。

初步調查:公交車越線撞向正常行駛小轎車28日下午5時46分,重慶萬州區公安通報:經初步現場調查,系公交車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初步確認當時公交車上共有駕乘人員10余人。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

應急管理部調派救援力量事故發生后,應急管理部立即視頻連線前方救援隊伍,指揮調度救援工作。

已調派國家水上應急救援重慶長航隊7名潛水員、4名深潛隊員和1名深潛醫務人員趕赴重慶市萬州區公交車墜江事故現場,參與人員搜救等處置工作。

武警重慶總隊也迅速派出執勤第三支隊和船艇支隊三大隊,第一時間趕赴事發水域,實施了江面搜救、現場封控等措施,并啟用了水下機器人、管供式潛水裝備等先進的救援設備進行探測。

現場聲納圖曝光長方形物體疑為公交車此外,相關部門通過聲納設備,已初步確定公交車位置。

救援團隊認為下圖中的長方形為出事的22路公交車。

60噸浮吊已到現場準備吊起墜江公交車記者從四川路橋集團獲悉,四川路橋集團已調派一架可載重60噸的浮吊和有經驗的操作人員抵達墜江現場,準備吊起墜江大巴車。

因大巴車較大,根據大巴車尺寸,工作人員在現場編織了特殊鋼絲繩。

待現場救援指揮部敲定救援方案后,即可展開救援。

截至28日19時,現場有70余艘船舶正開展搜尋救援。

海事部門對上下水船舶進行管控,要求周邊船舶減速慢行,統籌好水面搜尋和通航管理,防止發生次生事故。

數據顯示:7分鐘內8人刷卡上車記者從22路公交車所在的公司獲悉,當地警方已進駐該公司,對車上的人員及隨車的監控數據進行調查。

公交公司相關負責人均未在公司辦公區,公司所有工作人員拒絕采訪。

據該公司從事故車輛上采集的數據顯示,最后兩名乘客上車刷卡的時間為9時59分,均為普通卡。

9時52分至9時59分,共有8名乘客上車刷卡,其中3張卡為老人卡,其余卡均為普通卡。

重慶公交墜江原因 重慶公交為什么墜江

根據調查事實,乘客劉某在乘坐公交車過程中,與正在駕車行駛中的公交車駕駛員冉某發生爭吵,兩次持手機攻擊正在駕駛的公交車駕駛員冉某,實施危害車輛行駛安全的行為,嚴重危害車輛行駛安全。

冉某作為公交車駕駛人員,在駕駛公交車行進中,與乘客劉某發生爭吵,遭遇劉某攻擊后,應當認識到還擊及抓扯行為會嚴重危害車輛行駛安全,但未采取有效措施確保行車安全,將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劉某,后又用右手格擋劉某的攻擊,并與劉某抓扯,其行為嚴重違反公交車駕駛人職業規定。

乘客劉某和駕駛員冉某之間的互毆行為,造成車輛失控,致使車輛與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撞擊后墜江,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三张牌扑克豪华版电子